曾经的长江三鲜、百姓餐桌上的“常客”长江刀鱼被炒成天价,成为奢侈品,以前每年上百吨的产量,如今是一鱼难求,濒临绝迹。

古人言:“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这句古话应验了,很多江上人家为了生存,用很细密的网,渔民为了生存,只能把长江刀鱼的孙子辈都捕捉上来了,这是为了什么?难道是因为我们国人喜欢吃吗?还是为了经济发展长江的水不适宜长江刀鱼生长了?笔者不知道,但只知道长江刀鱼弄两称了,几两重的刀鱼儿都值成百上千!

如何才能够让长江刀鱼早日脱“奢”,让饮水安全不再是问题呢?刀鱼和人类同饮长江水,鱼肥水美是天道。但由于人类社会的过度与无序发展,环境污染加剧,给长江刀鱼等水生生物带来了灾难,最终也会给人类自己带来麻烦。我想,尊重自然规律,给江河以人文关怀,让江河休养生息大有必要,刻不容缓。刀鱼价格的飙升本不值得大惊小怪,最多只是老百姓的餐桌上少了道美味,权贵多了一个追逐的目标和炫耀的谈资而已。但长江刀鱼濒临灭绝的背后有什么深层次的东西值得研究呢?

“如刀江鲚白盈尺,不独河豚天下稀”,元代王逢在《江边竹枝词》中对刀鱼赞赏有加。“肩耸乍惊雷,腮红新出水,以姜桂椒,末熟香浮鼻。”宋代名士刘宰也曾作《咏江鲚》一诗盛赞江刀之鲜美。如此鲜美的江刀普通人能尝到吗?估计不行,只是有钱人的美味!

这是谁造的孽?让小小的鱼儿也断子绝孙,赶尽捕绝!据报道,自2002年起,每到长江刀鱼洄游繁殖季节,国家实行限捕。2012年,长江的禁渔期从4月1日开始至6月30日结束。在一些鱼类保护学者看来,10年限捕,更似“追捕”。每年清明前后,刀鱼上市时分,长江各个江段,已经布下天罗地网,除使用正规的捕鱼船上的流刺网外,小拖网、深水网和插网,林林总总,伺机而待。一些当地渔民表示,正规渔民仅会用流刺网捕获江刀,而小拖网则为一些不法分子所用,这种被渔民们称为“断鱼子鱼孙的网”,手法极其残忍,能将小刀鱼苗、小虾乃至鱼卵一网打尽。而此种情况,存在于长江江面长达20多年。

是谁让长江刀鱼、长江鲥鱼几乎与寻常百姓人家无缘,成了“贵族”满足口腹之欲的珍品?这是一个大大问号,值得我们一代人思考! 并非危言耸听,吃不上刀鱼只是一个缩影,也是一个警醒。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