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通宝,乃为 元顺帝孛儿只斤·妥懽帖睦尔至正年间(公元1341—1370年)所铸之币。该钱正用钱形制小平到折十型五等大小皆具,亦有微型寺观供养钱之类。其制式有光背、背八思巴文天干地支纪年、纪值纪重等,主铸材质青铜。总体而言,各形制钱品遗存不等,有珍亦有普,珍稀品种为数不多。

阅谱(参见华光普编著《中国古钱大集》)可知,至正通宝钱有一式,乃背穿上八思巴文“十”、穿下汉文“十”纪值,谱定一级,乃是至正通宝当十型诸式钱中最为珍罕之品,收藏价值亦最高。而事实上广为检索,其公展确也极其的罕见(有见存疑品亮相),收藏实践中亦是如此,可见泉谱所言确实不虚。

尽管如此,其亦非仅存世一二,检点愚帐中所藏,亦藏有该钱,且其三相一材皆为开门,铸体厚重有加,极为罕见。是故,今日赏泉,特将其帐中点选出列,拍照亮相,遣之于此一展其实物真貌,以飨泉好矣。

首识书相。清晰可识,本品面文“至正通宝”四字,楷书书体,直读,背穿上八思巴文“十”、穿下汉文楷书大“十”字。可见面文之字,书写中规中矩,字态端正,“通”字走之旁最后一捺呈“刀”形,具较为鲜明的个性特征。再观其穿下之“十”字,字形硕大,笔划粗遒,乃又一特征是也。其字形大小适中,布局协调,笔划横直竖立,力道十足,凸显自然而不做作。无需细表,品文识书,本品书相与谱载之品风格特征相同,乃为至正官炉所出正品无疑,其门得开,难有二话。

次观铸相。辗转观之,本品铸制规整有加,直径约为46.15毫米,重约44.52克,铸体厚实,乃折十型形制确定。其铸相显示,面背窄缘,穿口较粗,铸体方正圆矩,平整地章,穿轮干干净净。续观其字廓,轮廓清晰,深竣挺拔,鼓凸自然有度,干净利落又恰到好处。因此,就铸相以及径重来说,本品当为初炉足料之品,亦或为一种试铸品(存世量太少,极可能其时铸量也少)。是故,无需再表,观铸识体,本品具备官炉出品应有之铸相,其门再开,无话可说。

再察锈相。展目本品,可见其红斑绿锈,生坑锈相,渐趋熟貌,出土已有时日,非近年出之。续可见其锈色纯真,包浆凝重,皮壳甚为老道,富有层次,分布深浅相间,彰显自然。测其锈质,坚硬不糟,包浆亦是踏实无虚。再察其材质,青铜质地确定,铜色亦是陈旧无光。毫无疑问,辩锈识浆,本品之锈相,昭然一品自然天成之相,伪所难为,其门洞开,不在话下矣。

如是,一番鉴赏,几度审视,此枚“至正通宝背蒙汉文十”铜钱,三相一材,确无丝毫一点,乃一眼开门见山之品,十分的可靠。正如前述,迄今为止,与本品相类者,无论收藏实践还是网络公展,可谓凤毛麟角,极难见到,收藏者也只是能见之于谱载拓图。因此,其收藏价值确为不一般,乃元代钱之珍罕式,至今仍可成立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