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和田玉的质感,我们常会用柔和细密、油润老熟,如同羊脂一般来进行形容。但事实上,也并不是所有和田玉都当得起羊脂之名。

鸡骨白是籽料中很常见的一种,经常与沁色伴生。由于白度颇高,色调饱满,在品相上极具吸引力。

但是由于石性较大,鸡骨白籽料的油性一般。把玩时有明显的干涩感,以至于商家不得不抹油掩饰。

唐河彩玉作为和田玉家族的新成员,从外观看非常接近黄沁籽料,部分细料甚至比黄沁籽料更惊艳。

但是唐河彩玉的透闪石成分,主要来自于原岩的化学反应。因此矿物质构成差距极大,在油性表现的整体性上也乏善可陈。

籽料的白度从光学角度来说,主要取决于光线的反射。较为松散的内部构造,会给射入的光线带来更多的反射空间。

正因如此,越松的籽料看上去自然也就越白,但这种松散的质感绝不是羊脂应有的感觉。

俄罗斯山料的松,则是源于矿物质元素的构成。俄料的透闪石含量在95%左右,同时含有微量石英。

比起新疆和田玉99%上下的透闪石比例,再加上石英这种大颗粒物质的推波助澜,俄料在密度上很难有所追求。

青玉中有不少底子粗的料子,但像叶城黑青玉这么粗的确实少见。自然光下还能用色彩掩饰,手电筒上阵立刻见光死。

野牛沟料作为青海玉的异类,细度与润度都相当不错,但是方解石含量较高的通病依然存在。

这一点从野牛沟料雕刻时的“吃刀”就能看得出来,虽然没有贼光的问题,但在光感上还是差了点意思。

罗甸玉同样也是新国标的“引进”玉种,最大的优点就是很白很细,几乎细到了密不透风的感觉。

这就使罗甸玉在灵气上稍显不足,即使抛光处理也只能加强反光,沉闷的感觉始终无法得到改善。

巴沙料在俄料中的品质极高,甚至不输部分新疆料。细腻度、油润度双优的料子,常常被当作籽料出售。

有经验的藏家分辨巴沙料,最准确的方式就是看老熟度。这种料子的最大缺点就是偏生,缺乏高品质和田玉最看重的老熟感。

俄籽的数量极少,高品质料的数量更少,而俄籽的生主要体现在形状和外部特征上。

比起圆润的和田籽料,俄籽更像是山流水,重色厚沁,皮肉分明。扁平有棱角的特征,实在无法和羊脂联系到一起。

青海新坑一直都是水头料的代言人,许多玩家对青海料透光水润的印象,都是拜它所赐。

只可惜和田玉从来都不是“玩水”的玉种,这种质感上的偏离很难不让人感到遗憾。

巴碧出现之前,我们对碧玉的印象还停留在新疆料与俄料上。但这种碧玉“冰料”的出现,着实打了玩家一个措手不及。

可惜人们很快发现,这种碧玉在佩戴中极易泛白起皮。有人以为是染色作祟,实际上还是料性不足,产生的一种表层返碱。

米达料的翻红,绝对要感谢直播平台的成全。让这种极其小众的且末山料,一夜之间尽人皆知。

但也许是由于无结构料的料性特点,米达料打磨时极易崩口,精雕细雕几乎难以实现,是种非常“娇气”的玉种。

至于那些被宣传成羊脂的“羊脂”够不够份儿,相信您会有自己的答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