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终南山女隐士王芝霞:85岁仍可连续打坐108天,自称能与佛祖交流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这是载于经文《佛说妙色王因缘经》及《金刚经》中的句子,它说红尘中所有忧郁和恐惧,都是因为爱,如果离开这些,那所有烦恼都会消弭。可是有多少人能够毅然离开自己牵挂的人,来去条条呢?不过还真有一位女隐士做到了。

  女隐士原名王芝霞,出生于1932年,她说她其实从小就好佛,7岁的时候就开始信佛,但是信佛否不阻碍她发展自己的人生,后来她和所有正常人一样结婚生子。不过俗世的日子就那些柴米油盐酱醋茶,家长里短你我他,任何一个人都会在某一个时刻心生厌倦。

  王芝霞的厌倦来得那么突然又那么理所当然,就像很多人说成年人的崩溃只会在一瞬间一样,但是她也没有具体说明什么理由,后来她也对这个理由讳莫如深,总而言之即便有父有母,有夫有子,她还是决定要出家,完完全全皈依佛门。

  这个决定当然遭到了反对,王芝霞的家庭并没有什么重大变故,谁想得通她为什么要去当隐士呢?何况王芝霞对于理由含含糊糊的,所以反对的声音就更重,有不少人背地里说她或许就是想要逃避而已。不过她管不了那么多了,1979年43岁的她自己一个人跑到了香积山。

  可是修行并不像她所想那样简单,她进去之后就得开始忌口,只能顿顿吃素,口腹之欲都得戒掉,有段时间她看只鸟都觉得是香的,而且寒冬天气大家照例起早,香积山修行讲究顺其自然,没有人逼迫她,但是在她看来这也并不意味着她可以偷懒。

  最重要的是她发现,即便是她将都做到了,这于她心中期望的那种修行还是不一样,她需要更纯粹更简单更不受束缚的空间,那是犹如一个人在枯黄的灯光下,陡然间翻开一本经书后,心中顿悟或者超脱的感觉,其静谧而神秘,但并不是疲累和枯燥。

  这段日子让她痛苦,后来谈到时她几度哽咽。几年后她又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一个人归隐,于是她去到了终南山,并决定造一间小庙宇,然后终南山上就有了“三圣殿”,而她住的茅棚比六七十年代的房子还简陋,纸薄的塑料糊住窗户,无法取暖也无法照明,还点着蜡烛。

  不过每天在山上到处走一走,看着自己的蔬菜发芽成熟,人生的欣喜竟好像莫过于此,穿梭的崖风凛冽但更多是温柔,从前工厂和家两点一线的生活造成的忽略,这一刻却都如江河汇海涌进眼底,世间的奇妙大抵如此。

  从此就是几十年如一日的时光,没有人可以谈话,也没有任何快活,但王芝霞却心满意足,只因她终于能自在精研佛法,在各种思考中不断突破自己,85岁时也能连续打坐108天,有时候她甚至感觉自己触及了神,并跟他有过交流,而那是一位充满智慧和德行的觉悟者。

  在终南山修行的隐士至少有5000人,因为这里是自古以来的灵地,所以有“天下修行,终南为冠”的说法,但是终南山成旅游胜地后,最“出名”的隐士却非王芝霞莫属,一个是因为她是女子,二是因为她是有家庭的女子,三是因为她其实并不避世。

  她出家修行除了自己家人不能理解外,很多外人也不理解,他们和她聊天必然会探究原因。可王芝霞能说什么?她什么都不想说。这只是人生的一种选择,选择有时候并非因为什么复杂理由,或许是价值取向的一种潜在影响。

  而她不避世主要是性格使然,王芝霞开朗热情,自己称自己是“疯婆娘”,当然也有的人会指指点点说她是假修行,但是她还是会跟来来往往路过的游客攀谈笑闹,让他们给自己拍照片,洗出来之后她还会挂在墙上,似乎和所有家庭中的老人差不多。

  不过不管别人怎么非议她,怎样说她自私和不负责任,甚至即便前几年他儿子来告诉她,她大孙儿都要结婚了,她还是表示自己会一辈子过这样的生活,她还是自如潇洒,现在已经是90岁高龄了,依然作为终南山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被群山环抱。

  得到其实比放弃容易很多,放弃一段安逸的生活,有时候对于不少人来说无异于是死亡,但对于心性坚定,知道何为真实的自己,知道何为自己的所求,并能够付诸于行动的人来说,放弃才可能是一种得到。于是我们说祸福相依,也是说“得失有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