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阿拉善左旗一户牧民家寄养了100只羊。”金花说,这100只羊已经寄养了6年,根据合同,这些羊的羊毛和羊羔子都归那户牧民所有,她的条件是合同到期时可以要回100只羊。合同一年签一次。据了解,阿拉善左旗目前没有全面禁牧。

为何一直要寄存100只羊,金花说,万一哪天不能做生意了,或是禁牧补贴也没了,“至少我们家还有羊,还可以放牧”。

目前,政府为每户牧民每年发放1.8万元的禁牧补贴,金花觉得这个政策很好,但要供女儿读书,这些钱远远不够。

谈起女儿,金花的脸上轻松了许多。虽然夫妇俩都是蒙古族,不受计划生育政策限制,但他们还是只生了一胎,“现在时代不一样了,生一个好好培养就好了,生多了抚养不起,父母受罪,孩子也受罪”。

女儿今年7月已大学毕业,正在北京一家医院实习。她说,女儿打电话回来告诉她,不适应北京的气候和生活习惯,找工作时要回内蒙古。

夫妇俩已开始为女儿谋划未来。“她要是回阿盟工作,我们想三四年后能为她在巴彦浩特买套房子。”她说。

对于孩子的未来,她认为,先找个好工作最重要,“我们小时候家里穷,只上过小学,供她好好上学,就是希望她以后过得比我们好些”。

虽然只上过小学,但金花在接受记者的补充采访时,却能迅速、准确地用汉语短信回复。对此,她说,父亲是汉族,母亲是蒙古族,在父亲的帮助下自学了不少汉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