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时节,百果飘香,在早稻丰收之际,我市文化领域传来捷报:湖南省第十五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评选结果出炉,我市6部作品获评“优秀作品奖”,全市综合评分为湖南省市州之首,也是唯一一个所有评奖门类均有作品入选的市州。

  文艺创作喜获丰收,文化精品夺魁折桂,这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也不是靠碰运气挣来的。要探寻其中的原委,还真不是三言两语,几篇文章说得清的。记者近日采访获奖图书《新山乡巨变》作者余艳,她谈的不是获奖后的喜悦,而是“最肥沃的土地在基层,最丰富的营养是人民”的深切感受。作为国家一级作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余艳在清溪村一待就是8个月,采访农村人物200多人,写出了长篇报告文学《新山乡巨变》,深味了“变的是时代、不变的是文学来源于人民”的真谛。

  我市文艺繁荣、人才辈出的机理是什么?从历史的观点看,2000多年来,益阳这片山水有一条源远流长、生生不息的文脉,名人志士如繁星闪烁。

  益阳有文字可考的历史是从秦朝开始的,但从文物考古的研究看,很早就有人类在这片土地上生产生活。益阳已发现并挖掘考证的,有新石器时代的南县涂家台遗址、沅江赤山岛旧石器时代遗址,最早的距今约20万年。涂家台遗址具有7000年以前新石器时代文化村落遗址的显著特色,对反映湘北和洞庭湖早期文化有重要价值。

  考古研究证明,益阳为兵家重地,上世纪90年代末曾出土2600多座战国墓,万余件战国器物大多为兵器、陶器。益阳还有许多流传民间的三国故事:诸葛井、马良湖、鲁肃堤、关公坳等等。

  战国纷争时期,相传楚国三闾大夫屈原栖身于桃江凤凰山,桃江现还有天问台。相传屈原曾在此作《天问》。唐时宰相裴休被贬后曾在资江南岸茅庐讲学,为弟子释疑解惑。与他同时代的诗僧齐己在栖霞寺作诗,有诗万余首,是中晚唐与皎然、贯休齐名的三大诗僧之一,其传世作品数量居三大诗僧之首。《全唐诗》收录其诗作800余首。郭都贤,明代名吏,工诗善画,著有《衡岳集》《秋声吟》《西山片石集》《破草集》《补山堂集》《些庵杂著》等。其书法瘦硬苍劲,绘画善写兰竹,有“高风千古”之评。陶澍,清代道光年间名臣。著有《云汀先生奏疏》《印心石屋诗抄》《印心石屋文抄》《陶渊明集辑注》《陶桓公年谱》《靖节年谱考异》等,都是留给后人的宝贵文化遗产。罗绕典,清代名臣。善诗文,诗尤工五古。著有《黔南纪略》《知养恬斋前集》《知养恬斋赋钞》《蜀木差小草》等。汤鹏,清道光二年(1822)进士,与龚自珍、魏源、张际亮齐名,时称“京中四子”。在短暂的一生中,除有《浮邱子》《明林》《七经补疏》等著作外,写诗3000余首,数量之多,质量之高,世所仅见。胡林翼,道光十六年(1836)进士,作为一代将才和名臣,著有《胡文忠公遗集》,其中有《读史兵略》四十六卷,《论语衍义》十卷,对后世影响颇大。黄自元,清同治七年进士,清末大书法家。热心于书法教育,著有《间架结构摘要九十二法》,归纳出92种书写方法,流传甚广。

  现代有“三周一叶一张”,即史学界泰斗周谷城、著名文学家周立波、著名文艺理论家周扬,革命文学家叶紫,华侨领袖、著名教育家张国基。

  当代有著名作家莫应丰、叶梦,艺术名家谢芳、雷佳、吴军等。体育名将有唐九红、龚智超、龚睿那、黄穗等。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走进新时代,益阳市委、市政府厚植文化沃土,高度重视文艺工作,深入实施文艺精品工程,加快文化强市建设步伐。全市宣传文化战线始终把繁荣文艺创作、丰富群众精神文化生活摆在突出位置,通过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激发文艺精品创作活力,努力推动益阳文艺精品创作生产从高原向高峰迈进。

  我市高度重视文艺创作的题材规划,定期组织召开文艺创作生产题材规划会,制定了具有方向性、指导性的文艺精品创作规划,有力引导把握全市各级各类文艺工作者的创作方向和文艺产品生产的正确导向。同时,有针对性地策划重点选题,统筹各方资源,集中力量打造精品,不断提高文艺创作组织化程度。譬如聚焦乡村振兴,推出长篇报告文学《新山乡巨变》;聚焦廉洁文化建设,推出电视专题节目《清风뜤节气》;聚焦生态文明建设,规划创作长篇报告文学《护卫洞庭之心——大通湖水环境修复报告》等。

  近些年,我市围绕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目标,组织开展了“记录小康工程”“重走社会调查之路”“聚文化力量 促乡村振兴”等系列文艺采风创作活动,推动文艺精品力作不断涌现。通过开展“永远跟党走”主题文艺晚会、“百团百角唱百年”文艺院团竞演、“万里茶道”诗歌艺术节等文艺竞赛展演活动,为繁荣我市文艺创作搭建了交流平台,营造了良好氛围。注重发扬“工匠精神”,尊重艺术创作规律,通过组织召开各类笔会、研讨会、改稿会等,对重点创作项目和优秀作品进行反复加工和打磨,打造文艺精品。如花鼓戏《山那边人家》、广播剧《远山的书楼》首演首播后,虽然好评不断,但还是邀请国内权威专家开展研讨,提出批评意见,并要求创作生产单位根据意见建议进行了多次打磨提升。

  不断完善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成为我市培养文艺人才的摇篮。新落成的市民文化中心,涵盖博物馆、党史馆、图书馆、文化馆、科技馆等10个场馆,占地面积1000亩,总建筑面积71049.6平方米,成为益阳文化繁荣、文明开放的城市新地标。村(社区)一级基层文化设施得到完善,综合文化服务中心覆盖率达到100%,市、县、乡、村四级公共文化服务网络基本形成。

  随着陶澍、胡林翼、周立波、莫应丰等故居的修复开放,我市传统文化、历史文化获得保护和传承,每一个故居、景点都成为了研学教育的基地。周立波故居成功创建4A级景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湖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万里茶道”被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其中湖南段8处,益阳占7处。

  ——— 安化中国黑茶博物馆等11个传承传习点、14个非遗项目入选湖南非遗主题(研学)旅游线路。益阳成为全省第一个文物保护专项规划试点市。

  注入澎湃活力,提供强劲动力,大手笔抓人才建设,培养有潜力有实力的青年文艺人才,是我市繁荣文艺创作、从长计议实施的重大工程。

  通过开展益阳籍文艺名家名录编撰、筹建新华书店益阳名家名作展示书柜、开展德艺双馨文艺名家评选等系列重要举措,加强我市文艺领军人才队伍建设,提升我市文艺名家影响力。目前,我市共有13位艺术家入选省“三百工程”人才库,树立了一批德艺双馨文艺标杆。

  建立“益阳市优秀中青年文艺人才库”,瞄准选拔一批有实力有潜力的青年文艺人才进行重点培养,每年举办全市艺术创作培训班,邀请名师专家授课,推荐选送一批青年文艺人才到知名文艺院校和院团单位培训锻炼,提升创作能力和水平。注重发挥知名益阳籍文艺家的作用,引导他们参与“迎老乡、回故乡、颂家乡”活动。注重聚合利用国内优质文艺人才资源,主动邀请国内一流编创人员、表演团体开展合作,带动和提高我市文艺人才创演水平。

  改进文艺人才培养举荐机制,在文艺单位工作人员的遴选任用上,破除年龄、学历、身份壁垒,通过“以评”“特殊人才引进”等办法,引进特殊文艺人才10余名。召唤何沐阳、雷佳、孟勇、余艳等益阳籍文化名人参与家乡系列文化活动,为益阳文艺繁荣提供了人才支撑和强劲动力。

  鼓励文艺创作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为创作者提供生活便利和后勤保障,市县两级设立文艺奖,出台一系列文艺工作扶持举措,特别是在“三周文艺奖”奖项中增加“终身成就奖”和“新秀奖”,进一步弘扬老艺术家的精神品质,推动青年艺术家的潜在价值,激发一大批艺术工作者成为后起之秀,永葆我市文艺人才的青春活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Reply